北京助孕,渣男们,快给「陆依萍」跪下!

北京助孕

  一个怀旧又应时的帖子。

  被顶上了派爷的b站首页。

  说它应时,是因为打中了一个敏感点。

  不良PUA,即情感操控术。

  说它怀旧,是因为解决这个现代重大情感骗局的。

  是一个 上世纪的霸气味少女。

  天涯歌女·情感纪检委·哲学依萍

  这次普通男人何书桓,又有了新身份,PUA鼻祖。

  来,不来虚的,咱细看。

  首先第一招,创造「加害人」语境。

  渣男尓豪坑了方瑜。

  而何书桓方的观点是,

  尓豪是渣男我们知道就可以了,你为啥要拆穿呢。

  没有你的诚实,大家还能傻傻的幸福着。

  而且你看,加害就算了,你还不知悔改。

  注意这句话,你的心比尓豪还狠。

  啥意思,相当于一句话定论,你这是故意伤害。

  然后趁依萍信念动摇,情感弱势时。

  上第二招,树立伟人形象。

  感觉迷茫没关系,听我的,咱带你走出迷雾,重新做人。

  但,伟大对强者依萍来说,没用。

  再上第三招,偷换概念,扮演弱者。

  朋友,你误会我了。

  不是要你听我的,我是在向你讨要一点亲密机会啊。

  选择权看起来交到了依萍手里。

  但主动权还是在书桓这。

  不答应,就是不把两人感情当回事。

  答应了,就得以他为天,乖乖听话。

  面对这个两难选择,依萍直接来了个全盘颠覆。

  抱歉,你那不是伟大,是自私。

  咱再细品下这句话,下次你会要求我亲吻雪姨的脚。

  是条有味道的信息,但翻译成大白话就是。

  省省吧亲,教我?你好像没这资格。

  得,伟大形象,也没立起来。

  完了,把伪装的弱者身份也给捅上一刀。

  你想跟我有共鸣,为啥你不来迎合我。

  偏偏叫我迎合你?

  你这不是在欺负人么。

  得,强者弱者两副面孔,一个都没立住,何书桓,卒。

  咱再看另一种洗脑,叫「政治正确」。

  代表人物,陆振华。

  对依萍的责骂,貌似是为了让她满足“为人最低要求”。

  不过是,尊敬、礼貌、长辈。

  听起来没毛病吧,依萍确实不咋乖顺。

  只能受着?

  但依萍,又看出了漏洞。

  正常人是要尊敬父亲没错,但我的父亲,不是正常父亲。

  依萍被陆振华用皮鞭暴打时。

  尓豪在一边看着不敢说话。

  但发现依萍做歌女时,马上拿出了长子气势。

  这我妹,这活我不让她干。

  依萍撇清关系得也利落。

  我哥?

  不好意思,当哥也有最低门槛的。

  看看你自己,你配当「哥」么。

  你品,你细品。

  依萍怼人为啥看着这么痛快?

  派爷觉得,她还原了“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句老话。

  对方给了一套逻辑,她就用这套逻辑原样揍过去。

  讲做人要伟大,咱就堂堂正正讲讲你伟不伟大;

  打亲情牌,那就叫你好好回想一下你是怎么当亲人的,

  叫你独自在尴尬里下不来台。

  你说你是平凡男人,不小心出了轨?

  那咱也是平凡女人,不小心就“情不自禁”。

  而且,从不拐弯抹角,都是直给。

  反观全剧撕逼担当雪姨。

  找茬不少,但都没有怼人的气场,反而有点像在跪舔。

  被依萍骂多嘴,不是骂回去。

  而是软了声音,转头看向“咱老爷”。

  跟这「跪」上,求可怜来了。

  虽然嗓门大,找事多。

  但这背,就从没挺直过,是仗势,才敢欺人。

  怼来怼去,炫耀的,都是陆老爷子的威风。

  她王雪琴,可真没啥能叫人怕的。

  所以,普通车夫李副官。

  那就是敢拿起扫把,帮她锻炼锻炼这耐打值。

  还有这不成器的三兄妹。

  在怼人这事上,也是既没天赋,又没教养。

  青铜渣男尓豪,副业 ,主业杠精。

  动辄就吵架,但从没超赢过。

  骂人词汇极其贫乏

  吵架前,稳站道德制高点。

  但依萍一句话,就能叫他瞬间矮一截。

  对梦萍的回击,同样漂亮。

  梦萍捏住了看起来最明显的弱点,对依萍进行荡妇羞辱。

  说我乌鸦变凤凰?

  你好像连乌鸦都成不了。

  相当于大佬在发话,小弟,边去,修炼几年再来哈。

  看出来没。

  同样是怼,这依萍怼人,一直有股傲气在里头。

  尓豪雪姨梦萍之流,就是相当没创意的言语侮辱,价值观绑架。

  甚至,都不敢以自己的名义坦坦荡荡怼。

  看着挺凶,但其实骂的就一特儿戏的话,

  你小心点,不然我喊你爸打你。

  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这也是为什么。

  依萍虽然苦日子过来的。

  但比尓豪梦萍这些所谓大户人家,都要有名门范头。

  依萍,名字里带个依,但从不依赖任何人。

  虽然爱何书桓,但发现何有出轨念头时,从不心软。

  何书桓第一次拜访依萍家。

  被佩姨当成了依萍男朋友,依萍直接否认。

  而再看如萍,也是有点「跪着了」的嫌疑。

  依萍在陆家遇见了何书桓,只是试探的问,他是不是如萍男朋友。

  如萍就嘴一撇,直接默认。

  但其实,两人都还没见过几回面。

  是生怕自己东西被人拿了的胆怯。

  在和依萍正式成为情敌后,更是胆怯得可恨。

  何书桓还没开口,就做好了“为爱牺牲一生”的打算。

  不断用“爱能打败一切”的观点正常化所有跪求行为。

  把忍耐当成了热爱。

  对何书桓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也是有点孟姜女哭长城的意思。

  等你,等你,等你。

  随时做好准备当依萍的接盘侠。

  忍不住叫派爷想起了依萍情意绵绵的“想你,想你,想你”。

  同样的三个断句,一个听出了可惜,一个听出了情义。

  引发六人组解散的事件。

  陆家被劫案,也是如萍祸祸来的。

  本来杜飞已经准备打开锁,把雪姨尔杰给救出来。

  关键时刻,如萍来了。

  说是,带上了专家,专门来帮忙开锁的。

  结果,陆家保险柜,也顺带解锁了。

  好家伙,陆家家产全部被抢。

  如萍觉得对不起家人,又怯了,转头离家出走。

  一堆烂摊子全丢给了依萍。

  想的不是没有储蓄的亲人们要咋办。

  是回忆和书桓的美好时光。

  哪个地方最适合来一个解脱。

  如萍对爱执着。

  但这种爱更像是,她没什么别的事做了。

  沉浸在「被爱」的假想中,能让她躲开现实生活中的 。

  而依萍,面对恋爱中的烦恼,处理方式更柔软。

  不是如萍式“不在一起我就活不下去了”的自杀式袭击。

  而是“我懂就行”的通透。

  何书桓临上火车时,在依萍耳边轻轻来了句告白。

  而依萍,交代他到家记得保平安,回来了要早点告诉我等一些重要不重要的小事后,

  在火车后追了很久,喊了很多个「还有」。

  却一直没说出下一句话。

  最后,在火车终于离开视线。

  何书桓再也看不到自己的时候,偷偷的露了怯。

  看到没,只有在没人的角落。

  骄傲的如萍,才肯低头,说出「请」这个字眼。

  很多次可以示弱,可以「让」的场合,她都没有。

  来陆家要生活费,被鞭打后,陆振华还是给了钱。

  她可以示弱,把钱拿回家,还是像以前一样靠找老爹讨钱过日子。

  但她选择决裂,自己独立。

  来陆家和陆振华讲和。

  她可以语气柔软点,听话的“让一点”。

  但她不会,因为在她看来,让,就是弃权。

  而她对自己的选择,永不弃权。

  被诋毁的时候,没放弃争辩的权利。

  遇上糟心事,没放弃发怒的权利。

  哪怕人已经在黑社会的地盘转悠了。

  也遵守着老妈的朴素门禁,按时下班,绝不零零柒。

  想来,也正是因为这种不放弃,让她没成为任何人的依附。

  不管是乱世,还是岁月静好的平凡日子。

  都能活出自己的韧性。

  不爽了,就对对面的讨厌人痛快来上一句。

  你是个混蛋!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